0lesmagnetss.jpgQuinn Norton在上周于柏林举行的第23届无序交流大会(23rd Chaos Communication Congress)上的讲话记录:身体侵犯——功能性人体改造。你就是操作平台(Body hacking—functional body modification.You are the platform)。

如果你懂德语,futur:plom 可能是对Qinn的讲话的一个相当好的入门。左边是他的一幅图片,比我的方式要好。

对,我对那些对自己讲的笑话大笑不已的人并不感冒,而且我希望她拿来和我们分享的结论和思考更深入一些。不过她也提出了一些有挑战性的问题,再说听听那些在自己身上进行过一些侵犯身体实验的人的讲话总是好的。

“你就是操作平台”是她为制造:06:机器人写的一篇文章的题目,文章讲的是硬件黑客如何重制他们的身体。

Norton是一名记者,来自一个有人体改造传统的家庭,小的时候她就见惯了她妈妈在身上穿刺。

身体侵犯和所有其他形式的攻击行为一样,根本上讲是意志的一种形式,一种将自己的意愿加诸某个系统–身体–的自由。在你侵犯自己身体的时候,你所遭遇的禁忌和触动的法律将超出你的预计。你对自己的身体并没有那么多的权利,大多数外科手术是你无权去实施的。

身体侵犯是她“盗用”制造 (MAKE)的格言:”如果你不能将它打开,它就不是你的”。而打开是疼痛的。

生殖器穿刺,移植……无论你觉得人体改造酷还是认为那是一种犯罪或者令人恶心,都没什么。事实上,生殖器穿刺是功能上的人体改造,因为它能提升性生活。可能生殖器穿刺也是人体改造的最古老的形式之一。

属于人体改造范围的: 仪式, 变性, 切割, 悬挂等。

0imgwire.jpg 0imagwire.jpg

几年前,Quinn Norton在她的一个手指头上植入了一块磁铁。食指应该比较精确,因为它是身体上神经丰富的部位。一段时间后她开始感觉到电磁场的作用, 她能在笔记本出故障停顿的前几秒感觉到硬盘负载下转速飞升,还能辨别电线有没通电,感觉到发动机的转动,安全设备等等。她解释说她的大脑很快就适应并且发展出了第六感。人体改造艺术家Jesse JarrellSteve Haworth是探索这一想法的先锋。

磁铁植入两个月后,植入部位受到感染,她的第六感也消失了。植入体裂成了碎片。四个月后又有了磁力。磁铁将自己整合进了手指。

在Norton看来,植入RFID没什么意思。将RIFD贴在身上和把它植入身体没什么功能上的不同。
感兴趣于植入血糖计,它的测量数据可以连续不断地上传到网络。

增强对治疗。她认为这是个难下定论的问题:如果你想达到的是他人的水平,它就是治疗。只要超过这个水平就是不道德。界线是模糊的,举个例子来说:运动员使用固类醇是被极力反对的,但是有些运动员做了LASIK 却没受到任何追究!Lasik全称为激光辅助原位角膜磨削术,是一种激光矫正视力眼外科手术,本来目的是纠正近视,远视和散光。但是有些运动员在Lasik手术后视力出众。援引 石板 (Slate)的话:如果类固醇是欺骗,Lasik为什么不是呢?

她解释说她之所以没有遭受时差之苦,是因为她之前服用了几丸不夜神 (Provigil)。它使你可以保持清醒,但是如果你想睡也能睡着。此外,它也不会让你上瘾。 如果你不想睡觉,吃它就可以了,几乎没什么副作用。 曾让士兵每隔8小时服用一次不夜神,72小时后,他们的作战能力好过平时。也拿老鼠做过同样的实验,但是几天之后就死掉了。

胃部缩减 (stomach staples)用来抵制肥胖。 这不坏,因为现在肥胖也是一种疾病。

IUD (宫内避孕器) 恐怕是头号人体改造术。

我们能把接种疫苗看成是增强体质而不是治疗吗?为什么不可以呢?它的目的是保护我们免遭疾病,它把我们变成比我们祖先高级的人种。

接下去我们要做什么? 0boneimplantd.jpg – 耳蜗移植:有个家伙想要一个嵌在骨头里的助听器,可以在脑袋里听电话。他仍在寻找可以做这个手术的医生。(注: 他的灵感来自著名的牙齿移植电话(Tooth phone implanted )吗?) 其它奇闻见疯狂药物 (Crazy Meds)!
- 视觉移植,
-神经起搏器 (Neuro Packmakers)
- 许多量身定制的药物将更智能化, 拥有情感的力量, 有睡眠和醒时之分等等。

后人类 医药旅游: 如果你国家的医疗道德不允许做你想要的手术,你怎么办? 这样的地方正在出现:例如你可以飞去泰国做髋关节置换手术,俄罗斯全国上下也都做好了准备。

美国在这个问题上的不良政策使得药品黑市兴旺,这在将来意味着什么?躲私宅里做外科手术?因为没有健康保险,人们也只能去那些地方。(警察搜查了冰毒实验室,下面正在进行手术,警察说那是帮派成员取子弹的地方。)例如eBay上有很多外科设备出售,其中的一部分进了医院,但是剩下的呢?谁买了去?为什么买?

士兵可以接受强化而病人只可以接受治疗吗?

我们如何创造一个非医疗性的人性化市场来进行自体改造?

结论:“改造身体后仍算得人类吗?”她问自己在有了第六感后是否仍能被看做人类。

“身体上的任何改变都会影响到大脑。”

Quinn Norton的一些幻灯图片。本篇采用的图片来自连线(Wired)和制造(Make)。

NPR有个对Norton的有声采访

原文OriginalText

  • Facebook
  • TwitThis
  • Google
  • E-mail this story to a friend!
  • Print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