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3silentscreaming.jpg
Michel de Broin, Silent Screaming, 2006

Michel de Broin在巴黎悬挂了一个巨大的迪斯科球灯,在蒙特利尔的路上扔了12吨沥青制造了一个荒谬扭曲的自行车道,在公园里骑着他已变形的自行车,将新奥尔良的路灯弄成人造卫星的形状,把一个闹钟置入真空系统使其无声,更著名的是他让警察用人力推动其脚踏式86年别克君威。

09maitresse_3.jpg

09maitresse_1.jpg
Michel de Broin, La Maîtresse de la Tour Eiffel, 2009

06whole.jpg
Michel de Broin, Black Whole Conference, 2006

Michel de Broin生活在柏林与蒙特利尔之间。我在西班牙、比利时、德国看过他的作品。我也在目录以及其它有关城市艺术和公共艺术的书籍里读到过他。他的作品看的愈多,我愈想采访他。下面是提问及回答:

我对你工作的方式十分好奇。你毕业于蒙特利尔魁北克大学视觉艺术专业。但你的艺术作品需要特定的专业知识,而大多艺术专业并不会教授有关机械和工程的知识。

我从未看到一个艺术家单凭学校里学到的简单应用知识就成功的。理想的艺术院校并非简单的技术;你不会在艺术院校里学习技巧。但每个学生都会从自己的兴趣中开发特殊技能。你学习如何去学,也会探讨良多。像很多人一样,我在高中时并不优秀,而且还在我进入艺术院校前,高中二年级的时候被开除学籍。进入艺术学院后,一切有了改善,我开始渐渐成功,因为你被迫要为自己考虑,创作自己的作品。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做过一些机械和电子的东西,用在垃圾堆里找到的物品做了很多有趣的事。我痛恨高中,但我在家中并不是一个麻烦,因为我会帮助有残障的爸爸在屋里转转;在很小的时候做很多事,像是运用电动工具,修理家用电器。我从我父亲那儿得到了这些工具,随即我开始建造树屋,小推车、窑洞书架。我哥哥当时在学习数学,玩电子技术。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我记得我们在卧室里装了一个报警系统预警家长进入。我不记得学习了什么;我只是在外面观察、和我周围的一切一起玩耍。一般而言,我反机构、学校和成人,所以我更倾向于自己做事。

那你是如何处理你的每个项目?工艺、建筑、黑客、工程。

从那时起,我一直在成长,现在我与认真的人一同工作。当有一个公共委托时,我需要一名工程师签署我所画的东西,我喜欢和让我做自己的作品而不对后果有太大压力的工程师一起工作。但在外做业,通常需要良好的保险措施,幸运的是,我与一些非常有用的人一同工作。

004superficielle.jpg
Michel de Broin, Superficial, 2004

008lateprogram02.jpg
Michel de Broin, Late Program, 2009. A television functioning as a wood burning stove

你是否依赖于其他人士的专业知识,就像是Carsten Holler Takashi Murakami的做法?

我并非用同样的模式。但有时,朋友、技术人员与合作者解决、回答了我的问题。最难的不是项目的技术方面,而是有一个足够有趣的项目让我保持专注,增加资源,并且促进意志完成一切。

或者你有更实际的办法去获取专业知识和经验?

我喜欢从体验中学习新的技巧,拒绝依赖专家。但我很感激让我学习到东西、与我分享知识的那些专家们。做艺术比解决问题更难,但问题的产生可以促使新想法的诞生。

为什么如此选择呢(依赖其他专家、克服DIY中遇到的麻烦)

解决问题是工作进程的一部分,我需要与这个世界对峙,从而创造一个出路。但这并不需要技术;这可以是情感的、社会的、哲学的……这取决于我在哪儿安置我的作品。大部分情况下,我会用其他人制作的设备。我有时会质疑,如果我制造了周围一切事物。制作一个灯泡看似非常难,我猜在我知晓现存技术的情况下,将花费我一年的时间去制作一个功能性灯泡。但是如果我不得不去开采钨矿,让一切从头开始,我想用上一生都不够时间去制造一个灯泡。

很少有艺术家自己做画布,从植物中提取颜料,或收集硅使计算机运转。杜尚会说,我们做的是现成品,简单地转化处理加工对象。这对于图像、语言、我们使用的工具都是如此,他们早就先于我出现了。大部分事物在我们认识它们之前就已存在,能够画画并不意味着它属于我们。起源十分落后也难以言说。

010Revolution14.jpg
Michel de Broin, Revolution, 2010

01entrelacement3.jpg
Michel de Broin, Entrelacement, 2001

你的一些作品会涉及进步和发展中的出错:楼梯通常是引领你,但最终又带你回到了原点,路标让你困惑,无处可去的道路,等等。这些作品是否诠释了一个愤世嫉俗和悲观的观点?或又是其他?

这是你的理解,我试图不持有任何关于事情是否该这样或不该这样的道德价值。十余年来,我一直建造楼梯,作为无限路径的循环,从建筑中提取,将所有功能剥离。我认为它们提出了一个问题,事物是如何起起伏伏地循环往复,如同生存的物种,给予我对自然进程相对于一个过时的现代信念发展的理解。

在2001年的Entanglement,我创作了一个循环路径,灵感来自于抽象姿态,但代表了大型城市景观。写意的绘画蔑视了公共规划的合理性。这并非混乱而是不同于在理性的公共空间内,体验不同经历。我很乐观,即使在我的悲观世界里,因为我需要一种信仰促使我在现实中实现。

06velo2.jpg
Michel de Broin, Keep on Smoking, 2006

04reparation5.jpg
Michel de Broin, Reparations, 2006

诸如Shared Propulsion Car, (共同推进汽车),Reparations(赔款)和Keep on Smoking(继续抽烟)等作品,将艺术带到了博物馆之外,来到大街上。是否只是因为作品其本身的特性还是因为你想让公众用一个不同的方式参与进来?又或许营造一个无需进入博物馆或艺术画廊的社会?

公众并非我所关心的;我感兴趣的是艺术。有时,让公众满意会十分有趣,但这同做有意义的艺术作品是不同的。我的公共干预不是被邀请公众的“大场面”。其更多的是来自外部的体验,实验对象本身可被视为一种温柔的恐怖主义。我不请求允许,但我也不破坏规矩。没有人被邀请。他们是相互分离的行为,记录并被仔细地收集,通过画廊和博物馆来呈现。

这是使之有意义的机会。这样,那些事物就可以被带进工作室内,采样、编辑、解构并转化为艺术作品。

人们对Keep on Smoking (继续抽烟)的反映是?

有些人喜欢它,有些人讨厌他。有一篇来自Bernard Schutze的好文章,可以在线观看,网址如下http://www.micheldebroin.org/text/2006_schutze_en.html

05spc01_original_large.jpg

m0icheldebroin.jpg

0car-3_large.jpg
Michel de Broin, Shared Propulsion Car, 2005

Shared Propulsion Car, (共同推进汽车)经历了一些不幸的事。它在多伦路被警方拖走。这件事在法律程序上有所推进吗?

这辆车在传统的规范性角度来看,是错误的。警方被我所创造的幻象愚弄。没有反对脚踏轿车的相关法律,逮捕我没有任何理由可言。对于警方而言,改装汽车是违法的,但当你把车改装得不再是车的时候,还会发生什么?车之所以是车是因为它有引擎,没有引擎就没有汽车,所以这很无理。我在把那辆车带到路上前已作了了解,但我也知道风险尚存,幸运的是,在这件事情上法官还是很明智的。

你有没有在其它城市开这辆车?

纽约(美国),多伦多(加拿大),蒙特利尔(加拿大),普瓦捷(法国),如今,它在在昂古莱姆是法国收藏品的一部分。

你有没有想过甚至希望有警察来阻止你?或许出现在报纸上引发对汽车文化的讨论?

创建一个新想法需要冒着出现问题或被误解的风险。我喜欢尝试将不可能变得可能,因为这对于我来说是艺术存在的标志。当我们回顾历史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好的艺术也需要时间去接受。我从媒体获得了很多瞩目,在法庭上有着15个记者,去看看一个艺术项目是如何引发艺术界之外的讨论十分有趣。但我已厌倦回答来自记者的提问,没有引发任何研究,还会产生误导,与主流媒体打交道很是无聊。

a008station08.jpg

08station02.jpg
Michel de Broin, Station (from Reciprocal Energy), 2003-08. Model for a liposuction clinic directly related to a gas station where the human fat will be resold as anthropo-diesel fuel

Reciprocal Energy(能量互易)是个有趣的作品。该项目探索了汽车可以直接从司机的身体脂肪获取能量。这要说到反乌托邦,近似雄心勃勃的科学研究。你的灵感从何而来?这是纯想象还是基于一些科学研究?

人体如同机器将摄入的食物变为能量。如果摄入过多食物,能量将以脂肪的形式储存在皮下脂肪组织内。而脂肪也能够通过化学方式转化为燃料。这个过程包括去除悬浮水使之引发化学反应转酯(作用),这需要提取丙三醇。化学反应是通过输送甲醇酒精(CH4O)和烧碱(NaOH)。由此产生的燃料可与柴油相媲美。

为何不将贮存的脂肪从抽脂手术中提取并将其转化为柴油用作燃料呢?将脂肪通过焚烧或倾倒转化为燃料使之重新获得其潜在能量。

该项目旨在关注一个问题:汽车司机与他们的车并未充分组配。事实上,当人们运用机械时,消耗了大量能量。该能量从摄取的食物中而来,以脂肪的形式贮藏。与此同时,汽车司机贮存能量也聚积脂肪,汽车消耗石油燃料并浪费能源。为什么不将人与机器配对从而解决双方的问题,肥胖与能源危机。同时又提供了一个环保方法。

这种耦合将人和机器变得亲密。此外,利用脂肪作为燃料,将有助于解决能源再生问题。

006encircling1.jpg
Michel de Broin, Encircling, 2006

有没有可以和我们分享的最新作品、展览、计划或项目?

2013年的夏天(有编入目录),在蒙特利尔当代博物馆的回顾展,2014年在柏林的德国国会,将会有一个永久性公共雕塑装置。以及在加拿大国家美术馆的永久性公共雕塑装置。

谢谢Michel!

  • Facebook
  • TwitThis
  • Google
  • E-mail this story to a friend!
  • Print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