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damccvg.jpg因为要在一个超级无聊的城市里待上一周,我发现对于自己来说这是能够及时更新博客、为报纸和杂志撰文及进行我的计划的最好方法。

第一篇曾被长期推迟的文章是关于一个这样奇异的家伙,他的工作曾令我钦佩了好一阵子。他叫作Adam Zaretsky,我们在爱丁堡见面,苏格兰新媒体节(New Media Scotland)邀请我们到扑克俱乐部(Poker Club)讨论未来人体。

Zaretsky是一个老师兼实践者,隶属于活体艺术(Vivoarts),一个将艺术与生物结合在一起,正在崛起并且充满政治色彩的领域。他在全世界最权威的机构做演讲和研究,目前在荷兰莱顿大学(University of Leiden)任教。

他的活体艺术(Vivoarts):“生物与艺术工作室课程”探索五个艺术与生物相遇的领域(生态学及生态艺术、烹饪学及食品艺术、生物及生物艺术、动物行为学和非人类艺术,生理学及人体艺术),并且探讨基因专利、人口密度(他想象有天我们可以创造出水母人类,飘浮在城市各处)、新繁殖技术、自然/文化界限等等文化议题。通过在班级最后的计划中使用活的材料/有机体,活艺术产品的道德问题在辩论后变得更加明确及易懂。

0induuu7.jpg

实际操作的途径对于他来说是有决定性的。亚当相信如果不弄“脏”你的手,你就不能充分评估在这个领域中隐含着的,安全、美学及责任之间的关系。在一个实验室中发生的事情并不如我们所想象的那样干干净净。比如:

动物们在实验室中交配的方法如下所述:从雌性的身体中挤出卵子,放入一个培养皿。然后科学家对着这些卵子摩擦雄性的睾丸。

0aapaintbe.jpg在他其中一个专题研究组里,Zaretsky让学生或参加者用基因改造后的细菌“画画”(右图);在另一个专题研究组里,他们可以混入自己,成为一件活生生的艺术品。这个想法的目的是让他们看看,可以怎样将自己的幻想和欲望注入基因组。

参加者被要求提取并分离在所有活细胞中都能找到的杂合DNA(即脱氧核糖核酸,生物最主要的遗传物质)。从食物、宠物、害虫、人体、实验室和户外独立或不那么独立的活组分可以收集到各种各样的样本。属于活着的、生长着的,未加工过的或死了不久的物质的DNA样本被分离——用诸如肥皂、隐形眼镜护理液、护丽(译注:一个生产洗涤剂的品牌,另译乌利特)之类的产品——然后放入一个混合器:蔬菜、人类、动物、真菌、霉菌、细菌、脏掉的内衣或任何活的、未被煮熟的东西。

在他莱顿的班上,最近他让学生们创造出转基因野鸡和鹌鹑胚胎。没错,他被允许这样做,原因就如他所说的:

在欧洲,酵母菌比动物胚胎享有更多的权利!

不能让胚胎活太久,也不能放入一个子宫。但仍然,过程中有许多可以学习的,比如追踪胚胎的发育并反思这样一个事实:它们没有权利(Adam甚至为一些卵子标上了诸如“亚人类”、“非生灵”、“缺失及缺少”等等名字),这并不代表,它们不是活着的、生长中的,可被给予一个印记的生灵。在过程的最后,他让学生们选择想要处决他们自己的胚胎的方式。

00aeggggg.jpg

但愿我已经够快写下Adam所说的每一句慧黠的话。解释未来发展会变得何等疯狂,他提道:

当我们可以从一头奶牛中造出百忧解(译注:一种抗抑郁症及其他精神性疾病的药剂,中文正式名为盐酸氟西汀胶囊),何必还要制造金蛋呢?或让人类精子含有鸦片,那个时候,人们就可以通过“吹喇叭”(译注:“口交”的俗语)捞一大笔了!

照片来源于转基因野鸡胚胎学实验室,来自怪物科技(Bioteknica)的Jennifer Willet提供。

原文OriginalText

  • Facebook
  • TwitThis
  • Google
  • E-mail this story to a friend!
  • Print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