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radio(幽灵广播),出自 Pamela Neuwirth, Franz Xaver 和 Markus Decker之手,这是一个产生随机数字的物理机制,对我们大众日常数字活动监视进行了有趣的评议:

此时此刻,网络信息交换不单是纯文本,或者说他们所运用的是“安全”传输,加密。为了安全而使用的加密方式,必须创建一个非常随机的密钥。这些密钥通常由 pseudorandom generators(伪随机发生器)产生。因为它们来自于算法,故不是真正的随机,而且可被强大的计算机破解。

而这就是幽灵广播的切入点。该设备产生真正的随机数字。运用艺术中的机会与Heinz von Förster(海因茨·冯·福斯特)Second Order cybernetics (二阶控制论),幽灵广播利用反馈与量子效应从现实的边界创造随机数字。幽灵广播发布所产生的随机数字数据流,用以产生密钥。这将可以把公众从当前的监视状态中解脱出来。

0s1mainraadiodabb47f_b.jpg

图片由 FIELDS(域)提供

几周前我在里加discovered(发现了)幽灵广播。该装置是Fields – patterns of social,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transformations(域——社会、科学和技术的变革模式)的一部分,该exhibition(展览)展出了那些在社会中参与、批判、扮演积极角色的艺术家作品。

幽灵广播听起来恰到好处得神秘与黑暗。所以我联络了这些艺术家进行了一次快速问答:

0oeilP1050237.jpg

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0instrumP1050239.jpg

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是什么使得幽灵广播产生的随机数字比通常为了确保密码通讯安全而产生的随机密钥更为“真实”?

幽灵广播的随机性并没有比工业生产的电脑算出的随机性更为真实。但它是一个不同的方法,其进程有着系统性与复杂的理论性,但在技术上很容易理解。其防止了操控元素的插入,所以不太可能有后门程式,相比较计算的随机性,这需要更高级的数学知识去理解该机制。

幽灵广播项目中,我们试图探讨信任问题,其强调了安全架构,你是否信任系统的安全性。你,作为一个未经训练的人,将永远不会知道。就我们而言,对于所有公共已知的加密战争模式,我们都宁愿不信,这也是我们深挖此领域的动机。

有趣的是,我们的确在构建现实时看到了无处不在的信任关系。或许,当今最为突出的宗教体系是,比如,银行部门。这让我们想到电影 They Live(极度空间)里的美元纸币。

0i3yourgod008.jpg

0they-live-billboard.jpg

《极度空间》电影剧照

项目介绍中提到“我们发布这些随机数字数据云是为了密钥的产生”。你们在哪里发布?我们能够看到吗?

是的,我们每天都发布,时间和展期一样长,因此,幽灵广播机制正在伺服中,网络上有着2GB大小的随机二进制码。你可以通过该网址http://www.firstfloor.org/ghostradio/web/random.html 获得,我们每月在当地的广播站FRO会做一个特殊信号广播节目,散播2小时的原型机随机信号。

你们能描述一下展览设置吗?由什么组成以及每个部分的目的是什么?

幽灵广播是一种形而上学的几何设置。我们确实收到过加速到光速的反馈杂音信号。这一信号通过3个超自然天线播报,五角星天线。其中两个天线是发射组,第三个是个镜面。 这个电磁场穿越开尔文勋爵thunderstorm generator(雷雨发生器)产生的静电场,这是一个能够从水滴重力中产生出电能的设备。

光速和天线从我们的幽灵多元宇宙中开启一串字符,我们所未知的,幽灵。雷暴产生了不定性来源,十二面体架构是一个有着传导性的法拉第笼。

0tvP1050238.jpg

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0betterP1050233.jpg

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我对于作品描述中所关注的保护我们免受监控比盗版更重要的事实更为感兴趣。监控是否是盗版的新/另一种形式?

在日常沟通中,监测技术接口是侵入性的。盗版从另一方面而言是公司政治,关心的是市场份额等。在这个意义上,术语对于我们而言没用直接的可比性。即便公司与监视空间彼此依护。

在法律上我们也确实看到了大众监视行为,诸如刑事常数,其伴随着紧急恒定状态,可能是实体法中的法律状态。否则,我们看不出它与盗版行为的太大区别。

作为开放信息社会的拥趸,我们着实喜欢自由信息流的乌托邦,那将是一个储存数据却无需加护的地方,因为没有人在跟踪它们。有了这样的想法,沟通就变得安全但不私有,在一个虚构的开放式知识型社会建立互信关系。

谢谢!

Fields exhibition(展览“域”)可以看到幽灵广播装置,该展览由RIXC 出品,Raitis Smits, Rasa Smite 和 Armin Medosch策展。展览在里加的拉脱维亚国家艺术博物馆(LNAM)军械库展览馆展至2014年8月3日。

其它有关展览“域”的博文: On the interplay between a snail and an algorithm(蜗牛与算法)和 FIELDS, positive visions for the future(域,展望未来)。

  • Facebook
  • TwitThis
  • Google
  • E-mail this story to a friend!
  • Print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