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margaret-bourke-white-crew-of-b-36-bomber-posing-in-arctic-equipment-in-case-they-have-to-bail-out-at-sac-s-advance-base.jpg

B-36轰炸机机组人员在北极的装备,玛格丽特·伯克 – 怀特拍摄

伦敦WORK Gallery新近开幕了一个吸引人的展览,讨论关于摄影在核能及“核弹”所呈现的公众形象中起到的作用。 悬挂在墙上的那些图像令人震惊的愉悦和出色,我本以为这会是一场黑暗和戏剧性的展示。

展出的第一组作品是关于蘑菇云的标志性画面。那些伴随着“核旅游业atomic tourism{即使如今我们不顾一切地(recklessly)减少污染但当年的后果是无法消失的(in no way disappeared )}”而产生的爆炸行为。例如在内华达州进行的大气核试验(Atmospheric nuclear testing),曾引起狂热的记者及好奇者们的聚集。他们令人钦佩的坐在观看爆炸的最佳位置并穿戴着有’防护’字样的护目镜,充满危险的接近爆炸源。

0viewersmembersnobrley14_J.jpg

观众和媒体成员在“News Nob”,亚卡台地(Yucca Flats),内华达州,1952年4月22日,Marcel Verdooner 拍摄/来自美国陆军公布的图片

0Operation_Teapot_-_Wasp_Prime.jpg

内华达试验基地空投试爆“黄蜂第一(Wasp Prime)”的核试验场景,1955年3月29日

这是相信科学尤其是相信核能源的时代。举一个例子,在迪士尼1957年制作的一部介绍原子能的电视节目(episode)《我们的朋友原子(Our Friend the Atom)》中,“原子(弹)小姐”的桂冠被那些家庭骄傲地摆放入他们的放射性尘埃避难所里,里奇兰,一个位于第一个完整规模钚生产反应堆附近的小镇,它那未来主义的街道场馆与核电厂共同欢庆着一切与核有关的事物。

0atomiclanesftertheflash2.jpg

原子道,日期不详,迈克尔·克劳福德拍摄,约翰·奥布莱恩收藏

0nukelanea50a66-1020x674.jpg

核巷2000号,迈克尔·克劳福德拍摄,约翰·奥布莱恩收藏

展览还呈现了核能源带来的另外一面:广岛民众的创伤,一所小学校建盖在被核废料污染的土地上,以可视化的手段展现纽约城遭受大规模核破坏的艺术作品,公开抗议被忽视的安全保障问题。

陈列在WORK gallery的展览照片大部分来自于艺术史学家和策展人约翰·奥布莱恩。随展览一同展出的还有他最新的出版著作:《核镜头(Camera Atomica)》。

我建议展览和书都需要看一下。展览将展出至12月20日,展厅离国王十字车站不远,如果你在城里的话就不要错过了。这本书是个充满了照片、史实、令人震惊的轶事的金矿。这是图像的力量,它塑造了记忆和想象。我混合了展览的图像以及书里的照片形成了你现在看到的这篇文章。

_0cameraoatomica660.jpg

《核镜头:摄录核世界(Camera Atomica: Photographing the Nuclear World)》,主编为作家及策展人约翰·奥布莱恩(John O’Brian)。弘光丰崎(Hiromitsu Toyosaki),朱莉娅布莱恩 – 威尔逊(Julia Bryan-Wilson),布莱克·菲茨帕特里克,Susan Schuppli,伊恩·博阿尔,基因·雷,道格拉斯·库普兰(Douglas Coupland)对该书提供了帮助(Blackdog Publishing及亚马逊USAUK上可以买到此书)

以下是我提到的照片:

0littleblig_660.jpg

操作红翼鸫超级炸弹- 汤姆与”大男孩”原子弹及小型炸弹,1956年,拍摄者不详

_0cavebomshleter72660.jpg

洞穴避难所,1972年6月,拍摄者不详

0anti-nuclear-bomb-war-protest-sign-july-1967-for-web-lst150411.jpg

反核战争的抗议签名,1967年7月,约翰·奥布莱恩收藏,拍摄者不详

0aaprortesttest.jpg

0i0treatyprotest.jpg

对日美安全条约的抗议,东京,1960年6月15日,滨谷浩(Hiroshi Hamaya)拍摄,银盐照片。盖蒂博物馆,2012.2.29 ©交野圭佑提供

00suns45-STOKES-Repro.jpg

00sunsLight8-STOKES-Repro.jpg

Michael Light编著的《100 SUNS》:008斯托克斯/ 19千吨梯恩梯爆炸力/内华达州/1957年,2003出版

1cutcake7-620x477.jpg

美国海军上将William H. P. Blandy(外号“秒杀”)和他的妻子正在切核爆炸形状的蛋糕,1946,新闻社的照片

0i7shambroom45f.jpg

B83 百万吨核重力炸弹武器存储区域, 易斯安那州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Barksdale Air Force Base),1995年,夏布伦(Paul Shambroom)拍摄

0i0ischeler0.jpg

核辐射生活应急包,纽约,1961年 – 来源于舍勒思想

0interiorofheava65.jpg

内饰重离子直线加速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1971年,摄影:Work Gallery /黑狗(Black Dog)出版社出版

0i5ecrater295787.jpg

氢弹爆炸,亚卡台地(Yucca Flats),内华达州,1967年10月12日,科特·康特(Curt Gunther)拍摄,约翰·奥布莱恩收藏

0yuccaaftertheflash1.jpg

原子明信片。亚卡台地(Yucca Flats)的爆炸,日期不详,约翰·奥布莱恩收藏

0catomcipostca962333-1020x612.jpg

原子明信片,英国,日期不详,约翰·奥布莱恩收藏

_a0i6face60.jpg

肖像1945-1950,拍摄者不详

0FInightmare_26_10.jpg

纽约梦魇:空投试爆原子弹使城市东北部彻底作废…,1949年,约翰·卡尔顿(John Carlton

0a4tuna14.jpg

检测金枪鱼中的放射性物质含量,东京,1954年(via

0firstatomiuumq.jpg

建设中的原子纪念塔(THE ATOMIUM),布鲁塞尔,1957年至1958年(via

《爆炸之后。原子档案摄影集(After The Flash. Photography from the Atomic Archive)》在伦敦WORK Gallery展出至2014年12月20日。

相关文章:Anecdotal radiations, the stories surrounding nuclear armament and testing programs, La Cosa Radiactiva / The Radioactive Thing, Book review – Fallout Shelter. Designing for Civil Defense in the Cold War,
Yasusuke Ota: The Abandoned Animals of Fukushima, Harold Edgerton, “the man who made time stand still”, Shomei Tomatsu,等。

首页照片为:Michael Light拍摄的100 Suns: 099 Bravo”,2003年。

 

  • Facebook
  • TwitThis
  • Google
  • E-mail this story to a friend!
  • Print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