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aoiseaaa.jpg鉴于全球变暖问题颇在眉睫,各国领导人不得不立刻采取行动。从强制垃圾回收到减少碳排放量以及发起10年环保运动,都是为倡导环保的生活方式而做的努力。

但这些努力真的能改善环境么?什么叫做环保(eco-friendly)生活方式?在这样一个气候恶劣、灾难随时有可能发生的年代,该怎样以一种终极的绿色方式生活?

终极环保游击队(Extreme Green Guerilla,简称E.G.G.)Michiko Nitta在RCA交互设计专业的毕业设计,它将现今的绿色生活方式推向了一个极致。 她的”宣言” 主要着眼于我们日常生活的3个重要的方面:交流、食物和死亡。
极端环保游击队是由一群自给自足爱好者们所组成的网络,“他们以缩短自己生命为代价来维持其终极的环保生活方式。在将保护环境推向一个极致的同时,他们也尽可能利用城市废弃物和生物系统,享受这种低质量的生活。这也包括了投向高科技的怀抱以发展出一个终极的环保解决方案。”

0aaasdfg.jpg

他们尽量避免同大公司有任何关系、不使用电子设备发送电邮或短信。E.G.G. 同样也抵制传统的邮递业务,因为那留下太多二氧化碳的痕迹。所以他们回归到了A.M.S(Animal Messaging Service),也就是“动物讯息服务”。Michiko发现,许多动物都被科学家们做过标记用来追踪它们的迁徙。RFID标签能被追踪捕获,因此也被游击队用来承载讯息。当然,并非所有的动物都那么灵敏可靠。鲱鱼很容易成为其他动物的盘中餐,因此由鲱鱼传递讯息很廉价;而黑顶白颊林莺非常懒,它每天只飞行3个小时,因此也是廉价的绝好选择。像鸽子、鲸鱼,这些动物工作起来认真得多效率也高得多,因此使用它们价格就昂贵些。

设计者同样也探讨了食物以及我们在为环保生活求索时所犯的错误,像是把健康生活与购买有绿色标志的公平贸易产品混为一谈。我们要吃转基因肉排只挑“上好”的部位,却不吃猪头或者内脏。这就意味着浪费了优良的肉类。那么,一个极端环保的绿色食物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0breakkkie.jpg
E.G.G. 早餐:0克放射

极端环保游击队员的食物必须是从本地区现有的材料中得来的。解决这点的方法就是投入“马路猎食(roadkill”的怀抱,不过这可并不那么吸引人,不是么?

0piguail.jpg
鸽子+鹌鹑 = 鸽鹑

这个方法可能会对城区内的有害动物产生一定影响,比如鸽子、老鼠,并将它们与肉味鲜美的另一种动物进行杂交。举例来说,有一种名为鸽鹑的动物,它是鸽子(害鸟)和鹌鹑(美食)的混合体。或是半兔半鼠的兔鼠。它们同那些有害动物一样可以在城市中生存,但它们肉味如兔子肉一样鲜美(真不敢相信这些都是出自我这个素食主义者的手笔)。

0arartti.jpg
老鼠+兔子 = 兔鼠

0aaearrring6.jpgMichiko向专家咨询后得知兔子和老鼠同属一科,有着非常类似的骨骼结构。鹌鹑属于雉科而非鸽家族,因此制造出一只鸽鹑就会棘手得多。而且,你也不可能控制一个杂交动物的长相和肉味。

在研究死亡时,她发现过于拥挤的地球已很难再维持,因此“早亡”就成了极端环保游击队实践的终极之道。
当E.G.G.的成员年满20岁时,他或她的耳朵将被打洞戴上一个安乐死耳环,并以此作为庆祝成员成人的仪式。这个含有肌肉松弛剂和致命药物的耳环永久佩戴在他/她的耳朵上。
耳环的内核会伴随他们的成长一天天地旋转。在年满40岁的时候,肌肉松弛剂和毒药将通过皮下注射针头释放到体内,保证让他们在安详中死去。通过实施“早死”,极端环保游击队可以维持他们的终极环保生活。如果你知道自己只有40年可活,会怎样安排这一生呢?

当然,这并非Michiko所希望的未来。她的职责就是以这样一种机敏的方式激发起人们对自身生活方式的拷问并就环保话题进行辩论。

原文OriginalText

  • Facebook
  • TwitThis
  • Google
  • E-mail this story to a friend!
  • Print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