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摄制者Manu Luksch在今年的电子艺术节上给出了关于她的项目给监视器影片摄制者的宣言(Manifesto for CCTV Filmmakers)的演讲和装置。她的作品使今年的座谈会的主题“再见了秘密”变得清晰且切实。

01aareques.jpg

这一宣言包括对准则、程序和识别问题的确定,这些对于想降低电影制作成本的电影摄制者来说很有启发——通过使用监视器摄像机捕捉到的画面。

她的讲话围绕着资料保密行动1998Data Protection Act 1998,简称DPA)和相关的以获取资料记录拷贝为内容的隐私条例。

这位艺术家通过电影不露面Faceless)证明了她的宣言的合法性。悲哀的是,这部电影只是在于制作上的展示,而不是艺术。

根据DPA,人们拥有取得自己被监视的相关资料的权力,同时,画面中被抓拍到的其他人必须被涂黑。于是,她收集了尽量多的自己的监视器影片胶卷,并创作了一个时间被设定在未来的故事,名为“不露面的世界”——她自己作为唯一一个露面的女人。

0amanauni8.jpg
她没有提到器材或摄像机的明细。电影摄制于伦敦,一个“世界上拥有最高监视器密度”的城市,也是一个正在日渐成为奥威尔式(Orwellian,译注:指极权式的政治社会,由英国作家George Orwell的作品衍生而来)国家的首都。

“尽管我不断地提出请求,得到的答复却经常是不充分的,甚至是不予答复——控制器管理员明显没有听说过资料保密行动”,她告诉BBC(英国广播公司)说。她或是得不到回应——尽管法律开始要求必须在40天内对获取影像的请求作出回应——或是被告知没有影像可以提供。虽然DPA规定只需付10英镑的标准费用,但其他人都在努力为“后期制作”花费上千英镑。

她补充道:“明显地,这项立法所存在的许多方面的问题一直被忽视了。”

电影“不露面”(2006)的片段

Marie Lechner(用法语)采访了Manu Luksch照片。Eutopia用德语进行的另一个采访

原文OriginalText

  • Facebook
  • TwitThis
  • Google
  • E-mail this story to a friend!
  • Print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