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abernielub4.jpg耶!终于又可以说说电子艺术节(ars electronica)了。说实话,这段时间简直是“噩梦”:有太多太多东西值得说,像是这次的混合媒体艺术节,切尔西之旅,北京的展览,还有些一直拖着没发的报道……

好吧,今天的主题是此次交互艺术单元的得奖者Bernie Lubell的演讲。下面是我记录的一些摘要:

评委会成员Erkki Huhtamo在作介绍时提到,不少人抱怨今年得奖作品的互动因素并没有之前几年那样的突显。Erkki Huhtamo解释道,由于混合单元的设立,交互艺术单元的关注点已转向与系统、网络互动的过程中,人所“扮演”的角色上。

Lubell的装置作品中没有任何电子设备,完全由木头和气动元件构成。尽管如此,这件作品还是迷住了所有电子艺术节的观众(当然,我猜其中也包括那些一贯碍眼的怪脾气先生们)。它所展现的交互特性,充满了诗意和童趣,没有丝毫张扬。

0aaconservintima.jpg

对于Lubell来说,保持亲昵(Conservation of Intimacy)这件作品的主题是要人们真正的参与其中,人体就是装置的一部分。整个装置作为舞台,邀请人们在其上演出自己的独角戏。在木制长椅上随意跳跳扭扭,这些动作所产生的压力会通过气动元件传递到邻近的球体上。而这一过程充分展现了何谓协同合作。实际上,如果椅子上并肩坐两个人,椅/球协同系统的运转效果会更好。

与此同时,这些动作还将通过设置在椅子所靠墙上高处的画笔,记录到一纸卷上,而纸卷的转动,是由第三个人在一台固定的单车上的奋力骑行控制的。这样,就人们的动作及对其记录之间就形成了一个回馈环。
“精心制作的木制建筑模拟了计算机的运行方式:人们扮演了处理器的角色。”

0amarebirdiiie.jpg创作这件作品的灵感来自于19世纪Etienne Jules Marey完成的生理学实验,希望能将其延展到对人类亲昵行为的研究领域。

Marey以其在记时摄影领域的研究闻名。但在研究摄影之前,为了更深一步了解及精确测量各种物体的运动——从心跳到鸟类飞行方式——他曾建立各式各样的气动系统模型。例如,其中之一是用来测量人们演讲时嘴唇的运动方式的。而这些研究成果构成生物医学图像分析领域的基础。

他成功地卖出了一台能够测量脉搏的便携式设备,也就是所谓的脉搏记录仪。为了研究马的跑动,他在马身上安装了气压传感器(而这一实验也启发了Muybridge,他证实了Marey提出的‘飞驰的马瞬间是四蹄同时离地’这一说法的科学性);为了精确测量鸟类飞行的运动方式,他制作了复杂的仪器,将其安置到鸟的翅膀上。

0aamamrey7.jpg
Marey的脉搏记录仪

保持亲昵这一作品之所以获奖,是因为“其将艺术性、科学性、科技及文化结合在一起的方式,而体现交互作用最突出的一点是,每个参与者对其他人的行为都给予足够的重视:亲昵行为正是社会互动的基本组成因素。”

OK中心还展出了Lubell的另一件我很喜欢的作品,脸碰脸(Cheek to Cheek)。戴上看似奇怪的木制头盔,坐到椅子上旋转,椅子下面的球胆便将这些气压传送到脸颊上的球胆上,这样,你就可以独自一人“脸碰脸”地跳舞了。

0aawebitu.jpg 0aaameee2.jpg

Lubell在演讲过程中还提到了其他几件作品。最让人能吃惊的一件是神经健惬意地歌唱(…and the Synapse Sweetly Singing):参观者躺在棺材中,通过一套易拉罐电话网络与画廊的其他参观者交流。

0aaacrankingg8.jpg

Lubell太有型了。他让我想起了Theo Jansen,同样我行我素的一位艺术家,从不在“这么做酷不酷?”、“有没有创新?”、“是否与现在的艺术环境相适应?”这些无聊问题上浪费时间。

我拍的照片

Marey实验图片的来源

原文OriginalText

  • Facebook
  • TwitThis
  • Google
  • E-mail this story to a friend!
  • Print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