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几个月前,我向大家介绍了有关interactivos工作室六月份在马德里medialab prado的设计项目的进展(顺便一提,他们这周将开办一个workshop,而且在11月23号还会举行一个名为“数据可视化的交流运用”(Communication Applied Data Visualization Seminary)的讲座,如果你住得不远,应该去参加一下)。现在,我想向你们介绍一个新项目。

增强现实魔术系统(AR Magic System)是一种依存于增强现实技术的装置,它的系统可以将使用者的头部影像与他身边的人的头部影像进行交换。当你和一个或多个人站在这个装置的电脑显示屏前时,你会在屏幕上发现,你的脑袋显示在了另一个人的肩上,而同时你也获得了一个新的面孔。在那个展览上我曾和Edgar gonzalez交换了脑袋,不过我不怎么喜欢长着胡子的自己。

下面是其他实验的视频

Clara Boj 和Diego Diaz是从2000年开始合作的。多年来他们已经在世界各地发展了项目并进行了展出。 两人曾以客座艺术家的身份在Mixed Reality Lab新加坡国立大学工作,并曾在Linz University的Interface Culture Lab做过一些研究。

这几年来我一直都在关注着Clara Boj 和Diego Diaz的作品,正是因为我对他们的许多作品都充满了好奇,我打算对两人和他们的作品进行一次长篇采访。

0aalalaba.jpg

就在2004年你们开始了名为free network Visible network的研究。整个项目的主要目标是“寻求网络的自主出入权并同时建立与社区环境的进一步联系,以此赋予公共网络区域新的含义。”而如今回顾一下你们这几年的研究进展,你们有什么体会?什么是工作过程中曾遇到的最大挑战?

0aaaaawert6.jpg在当时的西班牙发生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这成为了令我们着手于开展Free Network Visible Network 项目的契机。一些城市的议会开始提供整个地区免费的无线网接入,同时向其它城市扩增网络资源的计划也在实施。但是电信市场总署(CMT)将这些现象视作与电信公司的非法竞争,虽然很多情况下,这些网络只提供了对小规模区域网的网络资源,而并不是整个局域网。于是这些由城市议会支持的项目都被终止了,只是一些志愿者性质的组织继续维系西班牙地区的无线网。而在世界其他地区,如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此类事件也在发生。

由于国家的经济机制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个人的某些权利,如对于公共空间的自由享有权的限制,我们曾对数字空间的隐私性十分焦急。于是我们开展了名为Free Network Visible Network的项目,目的就是与拥有wifi网络用户的组织合作并以此来传播有关公共空间的理念-公共空间并不只是你见到的街道和公园。

而现在,这个项目的技术层面已经得到完善,并且项目已经开始在不同的地区被采取和应用,但我们依旧认为很多想法要被付诸于行动,以便于更好的自由利用公共空间。与大型电信公司的有关合法性的争议并没有太多好转,与先前相比,很多程度上与之有关的争议变得更为严重,如在欧洲的某些地方,人们会由于使用了邻居的开放移动网络资源而被罚款。

抛开技术层次的困难,我们所面对的最大挑战是当我们在博物馆或艺术沙龙展示我们的作品时,如何去处理好和大型机构的关系。靠说服机构的负责人去实施并运行一个长期开放的无线网络资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便是对于隐性的微波,私有财产的观念也依旧强烈。

0aakyotoo.jpg

Free Network Visible Network在京都的视频

从这个项目中,你们得到了什么有关公共空间议题的启发?

基本上,这个项目并不单纯代表着公共空间,它更允许人们从多重感官去体验这个概念,我们可以将这个项目视为物理空间和数字交互空间的结合。现今我们不能抛开人们谈话,交换信息或在数码网络中游乐时相对应的非物理空间。这些领域的交集,在物理层面和数码层面创造了一个新的公共层面,一个更加多元化并蕴含多层联系和意义的公共层面。

总之Free Network Visible Network是一个非常有效的认知这些关系的工具,并且就像对于很多人一样,是一个新的研发领域。

你们曾在一些作品中运用了增强现实技术,其中一个是小心,易碎。在ARCO06这个“相对正统”的当代艺术展上展出你们的高科技艺术作品感觉如何?你们想通过这个作品传达什么讯息?观众都有什么样的反应

0avvvas1.jpg00aavs1.jpg

这个项目arco展的观众中获得了很大的成功。有时我们竟被要求把整个系统关闭一段时间,因为有太多的人在同时体验它以至于观众们几乎将整个展区占满了。

这是我们在arco展上的第一次展出,同时我们也很关注传统艺术市场和媒体艺术的领域发展。这是一个很有年头的议题并且我们自身也对传统艺术市场系统如何应该适应新型的互动艺术这个话题。如何将艺术品投入生产流程,其中所需的技术需求和维护手段都是我们经常和画廊老板讨论的话题,很明显的我们可以发现当一个新媒体艺术作品被私人或实际购买主买入时,有许多特定的问题需要我们一一解决。对于我们而言,生产一定数量能被储存于cd中并能被轻易安装在任何电脑里的数码艺术产品是没有多大意义的,我们已经习惯了运用免费软件工作,况且团队已经注册了创作共享理念授权同意书。我们面对的问题是当更多我们的资源代码能供人下载并被运用时,如何在作品上维持传统艺术市场对于作品的独特性的重视。传统艺术市场面对这种情况,是否准备好了?

于是我们设计了这个含有3d投影的高度仿真花瓶的互动装置,当观众试图触碰它时,花瓶以近乎于真实的状态落到地板上,并且发出巨大的声响。当看到两名预先纪人员(是我们)拿着一个完全相同的的花瓶进入房间并再一次把它放在花瓶柱上时,人们都很惊讶。在arco被展览的作品是一个数字物件并且可以被无限次数的复制。

这个装置收到了普通观众,专业人士和收藏者的好评。观众们都不断地玩这个装置,让这个花瓶一次次地掉下来。

你们在马德里的Interactivo工作室设计了一个很有趣的AR 魔术系统。能和我们说说是什么令这个作品“充满魔力?”

0aaaacviuh.jpg这个作品最具魔术性的地方是由于它运用了一个非常直觉化的互动系统和使用者的个体性进行了一个游戏。人们只需要看一看被用作“镜子”的视频投影,就会发现自己的脸和另一个人的脸换了位。

当人们发现另一个面孔在自己的身体上微笑或者说话,而却不能控制这些面孔的表情时,他们的反应是很有意思的。这就像是另一个人侵犯了你的个体性一样。对我们而言,发现观众们喜欢这个作品简单的出发点,并花很长时间和朋友们体验与别人换位的感觉这是令我们欣慰。

不论是这个作品在马德里Medilab或是巴塞罗那Sonar Festival的展览,几乎所有体验这个作品的观众都为换了脑袋的自己照了一个像。我们再flicker上找到了很多这样的相片,这对我们意味着观众确实很喜欢这种体验。

作品还有一个有魔力的地方,即它运用相对简单的技术,却和人的个体性这样着实复杂的议题进行了互动。

你们是否想继续对这个作品进行进一步的修改和发展?

这个作品实际上是在Interactivos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由于十分有限的时间和我们面对的技术问题,作品只是我们整个设计构想中的一小部分。
我们很感谢Zachary Lieberman、Martín Nadal、Damien Stewart、Javier Lloret、Blanca Rego、Julio Lucio还有Jordi Puig,他们利用开源框架(openFrameworks)和c语言对于这个作品的软件编程方面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帮助。

其实我们想创造一套完整的和魔法有关的作品,并且是和史书上最先出现的一些魔法有关的。在古埃及一个魔术师将鸡和鸭的头进行了换位让人们相信这是真的魔法。我们会继续在这方面尝试下去,在作品中添加新的可以令人们以新的方式进行魔术体验的手段。

你们曾表示很想在西班牙巴伦西亚市内建立一个新媒体社区。能和我们讲讲这个项目么?它是什么形式的?项目的初衷
是什么,你们又有什么希望达到的目标?

巴伦西亚(Valencia)是一个很多元化的高速发展的城市,但客观地讲这里的新媒体环境并没有被建立起来。当然这里有很棒的艺术家,但却没有让他们交流与合作的现实平台或是网络平台。我们在Valencia生活了十年,当然这期间我们也在海外生活过一段日子。近期我们准备回到这里并在这里生活和工作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刚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LALALAB,我们想让它成为一个有利于数字艺术家交流,工作,寻找伙伴的一个新平台。

LALALAB并不是一个与新媒体有关的的公共机构,但我们的想法是去推进和像马德里MediaLab Prado或者巴塞罗那Hangar工作室的联系,以此发展这个网络并推动Valencia的媒体艺术氛围。 在LALALAB将会有艺术家的作品展览,而在发展自己作品的同时,我们也有一系列很好的工具,以便于其他艺术家的发展。

谢谢 Clara 和Diego!!

原文OriginalText

  • Facebook
  • TwitThis
  • Google
  • E-mail this story to a friend!
  • Print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