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ony Hall的项目探索了我们与科技打交道的方式,以及我们与科技的互动怎样影响我们的创造力和社会性。Hall经常与科学家还有工程师合作,目前他正将自己的才华集中在对生物和物理现象的研究。他最近的实验包括和“电子鱼”(electric fish)的交流、在火山石上通过电子晶体的形成创造生命、以及狩猎“青苔熊”(Moss bears)、训练涡虫(Planarian worms)。

0aaanthonyhallll.jpg

他在新媒体界和媒体艺术节上凭借电声设备艺术装置和表演声名鹊起。Hall之前和Simon Blackmore、最近和Steve Symons合作建立了“猫头鹰项目小组”(Owl Project),这个创作小组将木制品和电子设备相结合,进行表演、制作乐器(如iLog和Log1k),以及其他一些交互式项目。

让我们从你最为人熟知的一个项目开始吧:iLog。你是怎么想到要做这个项目的?

0aa4ailllog.jpg

iLog是我和Simon Blackmore,还有Steve Symons一起合作完成的。我们组成了“猫头鹰项目小组”(the Owl Project)。2001年,我们做了Log1K ,它其实是一个电子音乐的表演工具,我们希望它在这方面可以成为笔记本的替代品。在这之后不久,苹果公司开始大力推广iPod,我们对此不得不给予回应,这和便携式、可移动的掌中科技潮流有关。我们希望自己的设备成为手工艺制品和现代科技的结合体,同时又具有一定的功能。 Log1k变得越来越重,它们需要近乎30节AA电池,短路、着火、以及扬声器故障越来越常见。在2003年,我们推出了iLog 01。我们和 Steve Symons合作之后,重新设计了iLog的内部电子结构,并将整个项目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今年底我们还将推出M-Log。

0aaiaalovfi2.jpg

现在有了一系列的iLog模型。你认为人们为什么会购买iLog?是不是主要因为它外观漂亮,是一件奇特的艺术作品?但是这样一来他们可能不太敢去用它,怕它会坏(虽然你们提供技术支持)。或者你有没有发现人们经常使用它,就好像其他一般的音乐设备一样?你之前有没有想过这个项目会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

我估计大多数购买者还是被它的奇特吸引,就好像是大规模生产品的一种替代品。我们完全没有料到它会这么受欢迎—一开始的时候人们在博客上争相介绍它,非常狂热,就好像一个神秘的东方咒语让所有人都被它折服。它看上去好像是典型的iPod的替代品,不过实际上它们有诸多不同。它其实应该是表演者使用的乐器。

0aa1ilog1.jpg

iLog信号机

我们的问题是尽管存在消费需求,制造这些设备依然非常困难、耗时,所以我们致力于将它做得更好,而不是更快。当前我们正准备将这些设备借给艺术家,并且继续合作,推动iLog将来的发展。我们在伦敦DWB出售iLog的时候,确实学到了很多东西。很多简单的事情我们居然都没有头绪,比如怎样在货架上摆放iLog。我们必须提供大量的使用指南,还有修理、维护指南。最有必要的是提供24小时技术支持!iLog应该比一般的大规模生产出来的塑料设备更易操作,这点是很重要。

iLog是让人们去使用的,而不是摆在画廊里给大家看的。今年我们退出了新系列—M-Log,它看上去很像iLog,是一个可以和USB接口相连的界面。你可以用这个来为自己的传感乐器编程,并且可以使用你个人的定制补丁。iLog更像一个独立的声音发生器。我们正计划在曼彻斯特的Futuresonic电子音乐节期间策划一个活动,一些表演者(包括Leafcutter John)会使用iLog和M-Log进行音乐表演。M-Log中的“M”是指“muio界面”中的“muio”—这是一个以芯片为基础的界面模式,用Steve的话来说就是“一个用来感受、控制真实世界的模块化系统”。

我们使用的木材很有韧性,就算摔坏了也很容易修补。

我超喜欢“牢固的车床”(The Sound Lathe),这个表演展示了木材的声波特性。你有这个表演的视频吗?

视频在这里(here)。

这看起来好像一个非常物理的实验。你需要掌握一些新的技能来进行这个表演吗?每个表演会怎样发展?它们都不不尽相同吗?用木材进行表演会不会制造出一些你意想不到的情况和结果

是的,这真的非常有意思。Simon和我最终都在森林深处露宿起来,这也是项目的一部分,我们向手工艺大师Mike Abbott学习了传统“绿色木工”的技术(不插电)。Mike为脚踏车床工人发动了一场比赛,名为“树桩变椅腿”,我们将这个比赛沿用为表演的新形式。我想录象一共有九分钟,展示了我们将一部分树桩打造成两个完美的椅腿!一开始我们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但是之后我们将车床与很多传感技术界面相连。我们上次在Lovebytes电子艺术节表演时,下了一场暴雨,这对我们的发挥影响很大。你在视频中可以看到,Simon和三台笔记本电脑躲在一张雨布下面。

0aaatarpaulin.jpg
图像(Image)由Lovebytes电子艺术节提供

对我们所有人来说,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之前我们整天坐在电脑屏幕前,现在我们身体力行,这对编程和电子艺术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褒奖。而这些创作过程依然需要与编程类似的注意力和原则。有时候很累人,你需要集中注意力,保证每击即中,同时做好雕刻,这需要很强的协调能力。磨尖凿子和备好木材都是同样重要的技能。

可以介绍一下表演中制造的木制物品吗?有些什么类型的物品?表演结束后它们还有什么用处吗?

我们有一箱子的木制品,如果要描述它们的类型的话,从“椅腿”到“柴火”,或者专用的“滚针”,应有尽有。有时我们会看看里面装了些什么,然后讨论一下可以用它们来干什么。我们使用了其中真正有用的物品,和Mike一起做过椅子。最近的想法是用它们做扁平的箱子或者播放器。看看这个空间,你可以发现它们的用途——我们在2008年3月11日到16日会在皮埃蒙特分享节日(The Piemonte Share Festival)里用到它们。

0aaenkiexeriemntn.jpg
Documentation ENKI第一次活动的纪录,曼彻斯特科学工业博物馆,2006年10月7日

你也对生物电子药品感兴趣。这个听上去和iLog似乎是截然不同的项目。可以解释一下这是个怎样的项目吗?你又是怎么会对这个领域感兴趣的?

这是我个人的一个项目,尽管之前从某种意义上说,我总是和生物或技术试验打交道,但是利用ENKi技术,我决定把它人性化。所以就有了向药物和治疗技术进军的决定。实际上这和猫头鹰项目是一回事——观察一下人们是怎样消费和出售技术的。“生物电子药品”只是上百种概念中的一种,它体现了人们怎样运用、误用科学或科学建议来出售他们的想法。众多企业利用我们的不安、我们对满足感的追求来赚钱。我觉得有意思的是,就像一些人信仰宗教一样,另一些人通过科学技术来寻找答案和解决方法。

0abrainfunnn.jpg

ENKI 使用一种电子鱼(Electric Fish)的生物信息来激发人体脑波中的娱乐中枢。它可以引发声光效果,导入一种轻松的状态,就好像传统的放松系统那样,不过电子传播的信号来自一条电子鱼,而不是芯片。

你有没有在其他人身上试验过这个系统?他们有所反应吗?

目前为止我们在40位志愿者身上测试过,其中大多数人都是普通公众,之前对这个项目一点也不了解。我们借助曼彻斯特科学工业博物馆来进行这个试验,基本上人们都很享受试验过程。我很惊讶于那么多人参与了这个试验!

目前我已经开始和Greg Byatt合作。他对这种技术的使用很有经验,并且懂得专业地管理类似的治疗。Greg有一种仪器,可以监视你的生理状态和脑电波图像,我们试图用这种方式来测量试验结果。我们目前只得到了一种固定的结论。我们必须做更多的测试。

0aaaliog3.jpg

用鱼鳍来激发人体脑电波娱乐中枢的想法是不是有点吓人?你觉得人们会更信赖电子设备还是一条鱼?或者其他的什么动物?

这个问题提得好。这个“湿衣”界面的想法很让人兴奋,而且应该被严肃对待。我并不想一个人承担试验阶段的工作,是的,我觉得这令人紧张。其实我一直没有真正习惯将陌生人和电极、还有一条鱼连接起来的奇怪想法。我也会为这条鱼担心。这个装置的成功与否也取决于这条鱼是否感到满足和快乐。

我认为大多数商业设备由不同的人制造,他们有不同的意图和想法,即对成本效益的考虑。他们会用非常残酷的方式以提高效率,并使用廉价的微芯片。“黑色鬼魂刀鱼”就是数百万年进化的结果,你也可以说对微芯片来讲是一样的道理。

0aadownpoker.jpg
A Down poker

这个项目已经完成了吗?还是仍旧在进行中?

它还在进行中。我从2005开始使用“电子基因”鱼。2006年我用ENKI来命名这个技术,当时我在巴黎国立高等装饰艺术学院(ENSAD)。那个时候我意识到自己可以创造一种治疗技术,也许还真的有用。要我真正完成一个项目,对我来说是挺有压力的,所以我就先推出了ENKI技术的基本概念。有趣的是,它标记了一个新的起点。(我花了整整一年时间说服Pepiniere的负责人,这是一个真正的项目,而不是什么科幻小说中的猜想!)想一下,其实我还没有真正完成其中的任何部分,我只是对接下来的实验充满兴奋和期待。我不想终止探索。我为ENKI工作越多,就会出现更多的任务和尝试,它总是在开启新的视野,总会呈现新的问题。

0alemocheposisson.jpg

有什么值得存档的吗?你对于跨种传播学到了多少?

还有很多都需要存档。“治疗”只是这个项目其中一层概念。我开始这个项目的时候,试图与鱼类进行沟通,激发一种电子信号,并且在鱼缸内传递这种信号,使鱼也可以接收到。然后我观察这些鱼,看看它们与电极的交互反应,通常如果电极发生了变化,鱼会对此有所感应,然后游向电极看看它是怎么回事,或者绕着它游,这是一种机动探测响应。同时我也聆听一种“啁啾”反应。这是一种电波的特殊震动,对电子信号的细微调整。“啁啾”用于不同种类生物间的交互和沟通。这和我们使用的语言已经非常接近了。

真正实验起来还是有很多因素让它变得难以测量,这些鱼对我每次进入实验室、打开鱼缸所引起的震动有所反应,因为每次都可以得到食物。所以任何接近鱼缸的动作都必须非常小声,而这些鱼需要在一定的条件下让它们花很长的时间才学会这种反应。在项目的进行中,我对这种沟通越来越感兴趣,它很接近于对话。这些鱼的沟通信号在我看来是对自我的深层次表达,这是鱼类身体表达方式的延伸,而不是人类学意义上的“语言”。这种沟通是一种更为原始的沟通。我认为ENKi项目是对生命体之间生物联系或者是生理联系的研究。

我最近发现,自己可能受到了鱼类”迷信”行为的影响。如果我是学术意义上的科学家,这就成为了这个项目严重的错误了,需要被改正。不过对我来说这是一次有趣的转变,为项目赋予了全新的角度。现在它成为了一个针对动物心理学的实验,而不仅仅是电子生理学。我不想对此透露太多,但是明年这个项目将会有显著的变化。

0bulibuli9.jpg

你最近做了一个光电声调制器,并在“国家科学与工程周”期间用它在FACT和利物浦约翰摩尔司大学做了一个交互装置。可以介绍一下这个交互装置的详细情况吗?它是怎么运作的?你想通过这个项目说明什么?

这个任务是做一个交互的艺术作品,而且不用到键盘鼠标之类的工具。同时我也很确定自己不想用到录像机。这个光声调制器的基本作用是将声波转换成光波。它可以接收10个广播频道,通过10个发光二极管阵列把它们转换为“AM”传输。“调幅”的概念令我着迷,它们用光波传输数据。这个项目的想法就是使用“玉滴石”盐晶体通过“电离”环境辉光传播声音。你和光进行互动,可以像听声音一样检测数据,这些声音的传播使用到可以穿着的传感器。另外,使用Steve的“muio”界面时,八个光传感器使用一个镜头对水晶体周围的动作进行检测,该装置基于一个简单的生物“摄像眼”的概念。

我在你的说明里读到,你目前“正在进行新的实验,这些实验在火山石上通过电子晶体的生长创造新的生命,另外还包括狩猎青苔熊(节肢动物,淡水极端微生物)和训练涡虫。”可不可以介绍一下这些实验?

0aatardigraddd.jpg

Tardigrade 节肢动物

我对William Cross的作品已经研究了一段时间,最终决定将重复他的实验(但会做一些细微的调整)。做出他所做过的东西是一件很有趣的事,而唯一的方法就是再做一遍。1837年,他在一个实验中发现了一种大批滋生的生物,他称之为“螨虫选民”,他认为这种生物在他的实验里“突然产生”,同时代的几位著名科学家都重复了这个实验,并且得到了同样的结果!而我的实验基于对这个实验的重复,但是增加了一些新的技术——借此捕捉这一自然发生的电子化学现象。而这个实验唯一的问题就是,它必须持续数月的时间。

我对所有淡水微观生物都非常感兴趣,而这是源于19世纪的一个良好传统。通过一个很好的显微镜,你可以观察任何路边的青苔群,以及潮湿的青苔丝间隙之间形成的液体区域。如果你足够幸运,还可以找到青苔熊(“节肢动物”),这是隐藏在青苔中的一种极端微生物。无论你相信与否,它看起来真的像头熊!很多显微镜的工作就是为了看到它是不是真的这样!动物学分类系统对它们而言并不适用,它们拥有自己的门类。人们相信,这种生物能够在太空旅行中生存,目前,一个小型太空舱在地球轨道上就载有这种生物。我的实验不能与他们相比,但我只是单纯地享受观察它们的过程。我愿意到任何长有青苔的地方去观察它们,无论是城市垃圾场还是山区。“节肢动物”在脱水状态下大约可以生存120年,我在曼彻斯特博物馆陈旧的青苔标本中进行筛选,希望可以重现100岁的脱水青苔熊的形象。显而易见,这是不可能的。这还不如在活着的青苔熊中寻找。不幸的是我鱼缸中的一条涡虫最近失踪了。它长约8毫米,我没有耐心把它放在平浅培养皿里面。现在我不知道它跑到哪里去了。

哪些艺术家或研究者的作品特别激发了你的灵感?

这我不知从何说起!当然要提到Louis Bec。我对SymbioticA在过去几年中作为非常感兴趣,还有他们现在为“生物艺术”所做的努力。其他的话,目前我也在关注William Bebe的作品。说实话,最近我试图阅读更多的科幻小说,特别是19世纪的科幻小说和科学著作。通常这些小说可以告诉你很多当时关于科学的普遍理解。更重要的是,它能把你从当代研究论文的苦海中解救出来。

Thanks Antony!

感谢Antony!

0aafishypishy.jpg

相关链接:El Niuton有一个关于Simon Blackmore作品的幻灯片。

原文OriginalText

  • Facebook
  • TwitThis
  • Google
  • E-mail this story to a friend!
  • Print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