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7月份,当我在卡塞尔参观Documenta 12的时候,我看到一个16米长的花床,它坐落在地板上,上面摆放了70袋的种子,在绿草中浮现,每一袋上面都印有标签,记录了殖民主义的新形势—-生物剽窃。
0adocumdoujak.jpg
Photo documenta 12
生物剽窃 描写了“殖民入侵”的一种新形式,它指的是一些西方的公司通过从发展中国家引进原始植物,食物,地域知识,人体组织以及药物,从中获得专利,并将专利投入到盈利性行业中。可是只有在少数情况下,他们将获得的一部分利益分给这些资源的所有国。

0aautonomousintelopro.jpg
生物剽窃锁定的对象是一些有着丰富文化和生物资源的国家,比如墨西哥,印度,巴西,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这一过程即被称为殖民主义的外部侵略,也被描写成内部掠夺
维也纳艺术家Ines Doujak 在她的Siegesgärten (胜利花园,2007)中批判了欧盟和美国的生物政策,因为他们对于自然和生民的经济化开发采取视而不见的政策。这些从花床中生长出来的种子包提醒参观者关注全球资源的开发,细胞的机械化运用以及文化独裁。在这些种子包的前面是作家收藏的一些图片,向我们展示了开发大亨,以及他们盲目的做法,背景是外国的自然环境。在背面,记载了生物剽窃的条件和结果,并借用实际的例子加以描述。

0adoujackackt.jpg
“我们担心会对那些控制全球食品和农业生产的大公司产生依赖性,因为他们已经将产品申请了专利,从牛奶到面包,从烘焙作物到能源作物” 专利专家Christoph Then解释道。(通过没有种子的专利

0aabiopirateriii.jpg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可以开放眼界的书(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我认为我不会再这样购物了。除非我再遇到同样有难度的课题。我抵制一些化妆品,但是对于一些由于制造遗传信息的可搜索性数据库,比如,google,而被指责对遗传隐私构成威胁的产品,我怎么能够抵制呢?在他的书中,Doujak列举了很多生物剽窃的例子,同时也介绍了这些做法所处的大环境。

1980年,Ananda Chakrabarty 称为接受转基因有机体的第一人,他利用转基因有机体可以消化油脂。之前,生命体的形态已经被排除出了专利法规。这个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专利已经为很多被遗传改造后的微型细胞和其他生命形式的产生铺垫了道路。
5年后,美国专利和商标办公室通过了通用作物,种子以及作物纤维。1987年,动物专利产生。今天,甚至人类基因列序,细胞系以及干细胞都通过了审查。因为专利有一定的生命期,因此,公司为了自己的意义,对开采实施垄断。随着纳米技术的发明,Hook Awards所称(call)的纳米剽窃开始增加,他们声称是分子学的拥有者,甚至拥有构成一切物质的因素。

0asinesdoujak.jpg
Image documenta 12


正如Ines Doujak在书中写道的:
符合全体利益的对公共资源进行的研究和对同样资源进行的企业化侵占和私有化中,这两种行为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别。

艺术家们收集的故事都十分地耸人听闻,下面列举了几个:
巴西和委内瑞拉的一些当地的社团收集了一些遗传材料,这些材料在网上买到85美元。对于是否样例要含有个人以及巴西官方的详细内容,这个问题还不是很清楚。另一个问题是对于确保从样例中得到的知识和利益是否要有保证。
秘鲁当地的一个农民社团反对先正达的一个跨国公司为“终极科技”马铃薯提供专利。这个专利涉及到了一个遗传改进过程,这个过程可以降低种子的生产力,因此可以使农民不用使用,储存以及共用种子和作物的其他部分,比如马铃薯的茎部。位于安第斯山脉的这个反对生物剽窃社团指出,通过使马铃薯商业化,公司可以威胁到3000多个当地的马铃薯种类,这些作物是牲畜食和贫穷人口的主要食物来源。他们同时也担心这些被改进的马铃薯的花粉可能会危及到当地产品的种类,使之无法正常生长。

0aadoujaktravelo.jpg
书中描绘的一些例子十分有力,它们指出了如何做可以有条理地扭转这些不恰当的过程。而这些过程恰恰发生在了quinoa上面,这是一个已经在安第斯上上生长了6000年的作物。1994年,来自科罗拉多州大学的科学家为玻利维亚的一个品种申请了一个专利。这意味着他们也可能控制任何使用Apelawa的杂交作物,包括很多由玻利维亚,秘鲁,厄瓜多尔和智利得传统种类,以及在玻利维亚的quinoa出口市场中占重要地位的种类。

正如玻利维亚quinoa作物全国委员会主席所说:“我们国家的知识完整性已经被这个专利破坏了”他说,“quinoa 已经被安第斯山的农业家发展了千年,并不是由北美的研究者发明的。”反对者 成功地证明了: 专利在1998年终止。

第二个例子是关于有疑惑性专利的取消,它涉及到了Hagahai人(巴布新几内亚)。他们与外部世界的接触第一次是在1984年。由此产生的病毒和疾病杀死了大量的Hagahai人口,以至于他们面临着灭绝的危险。外国调查者指出发明疫苗的必要性,并且还拿到了一些DNA的样例。他们发现这个人种对于leukaemia和退变的神经疾病是免疫的。Hagahai 的遗传性在美国已经成为了专利。世界范围内的反对者最终导致了专利的撤销。

更多图片
来自在卡塞尔的作品,documenta

  • Facebook
  • TwitThis
  • Google
  • E-mail this story to a friend!
  • Print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