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里Helga de Alvear画廊最近正在举办一个很适时的展览,主题是关于饱受争议的“非常规引渡”(Extraordinary Rendition)。这个说法是布什政府启用的用以定义回避现在人权体系的最新合法的方式。同时也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名,剥夺了一些个人受到人权体系保护的权利。


关塔那摩湾海军基地X射线营地的被拘留者,古巴

例如“爱国者法案”(Patriot Act)就助长了美国法律的执行代理“调查恐怖主义”的权威性。在未被完全废除前,该法令会一直限制人们的隐私和言论自由权。该法案允许在未进行审讯或无任何羁押期限的情况下胁持、监禁一个人,简直与2002年起关塔那摩营地的情形无异。

画廊邀请了四个知名艺术家来品论这个问题。


Elmgreen & Dragset的《电话之家》(Phone Home),2008

Elmgreen & Dragset的“电话之家”(2003)是展出的所有作品中唯一一个不是专为此次展览制作的作品。装置强调交流中失去的隐私权。画廊里,五个电话亭排成一排。参观者被告知他们可以免费打电话给天涯海角的任何一个人。当然,这里面也存在诡计:你和对方的通话将会在画廊里播出,并录制下来。所有的参观者都能用放在桌子上的播放器和耳机听到你完整的对话。

在新的非常规引渡法案下,肉体与精神折磨是正当的。西班牙宗教法庭——折磨这类方式似乎有所缓和,但那仅仅是因为其中某些被赋予了新名字,像躺水板(水刑)就在试图掩饰其真正意义。


Santiago Sierra的《汽油发电机提供的公用照明》(Público iluminado con generador de gasolina),2008

Santiago Sierra的wam bam方式名副其实,他选择了折磨最经常采用的方法之一进行讨论:长年累月的剥夺拘留者的睡眠时间。发电机带动的一个巨大的照明灯是“汽油发电机提供的公用照明”的唯一的要素。不幸的是,当我到那时,画廊的汽油已经用光了,装置也不得不关闭了。


Alicia Framis的《欢迎来到关塔那摩》(Welcome to Guantanamo),2008。马德里Helga de Alvear画廊授权使用图片

Alicia Framis展示了一个庞大项目的一小部分,名叫“关塔那摩博物馆欢迎你”(Welcome to Guantánamo Museum)。装置纪录了在美国拘留所可能建立的这一假想博物馆的一些关键要素。尺度模型、绘图、原型、楼层方案、构造以及与Enrique Vila Matas和Blixa Bargeld录制的声音文件一起被展示了出来。这个项目是对社会要求一切纯粹化的一个回响,让人联想到奥斯维辛集中营恶魔岛。把恐怖转变为旅游胜地的想法我们该退避三舍么?或是认为这种博物馆不一定是邪恶的,只是为了确保暴行不被遗忘?


Alicia Framis的《欢迎来到关塔那摩》(Welcome to Guantanamo),2008。马德里Helga de Alvear画廊授权使用图片

关塔那摩博物馆项目计划包括展览物品的筛选以及博物馆主题与座右铭的反应——“被遗忘的事情”。展览上将有一个柯布希耶躺椅(Le Corbusier chaise longue)演变成电椅,一个不存在的邮筒,后跟装有自杀系统的鞋子,以及Framis和他的学生在研讨会上设计的一系列橙色衣服和物品,博物馆的家具将用囚牢里的材料设计和建造成。同时一个发音房间将用来唤起所有关在关塔那摩监狱中囚犯的名字。

0aafloodedcel.jpg
James Casebere的《被洪水淹没的牢房 第2号》(Flooded cell #2),2008

James Casebere是被他称作“被洪水淹没的牢房”的摄影师。这些图片让人想象出牢房,压抑幽闭的空间,与乔瓦尼·巴蒂斯特那假想的、让人痛苦不堪的监狱carceri)如出一辙,同时也暗示了模仿溺水的折磨方式。

“非常”(Extraordinary)是PhotoEspana闭幕节目之一,七月十九号可以在马德里Helga de Alvear画廊看到这个展览。我拍的图片

相关文章:: Trevor Paglen’s talk at TransmedialeInterview with the Institute for Applied Autonomy他们没有在搞生化恐怖啦!!!追踪酷刑的士

原文OriginalText

责编:sophywt

  • Facebook
  • TwitThis
  • Google
  • E-mail this story to a friend!
  • Print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