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anoahaycamimn.jpg
Ergin Çavusoglu, Fog Walking, 2007

Gijon 的LABoral Centro de Arte y Creación Industrial 总是用新颖的展出来酿造艺术。当你认为只可以把它当作“新媒体艺术中心“的时候,它可能会 1.展出试验设计,2. 展出一系列的或者纪实或者由想象激发的展品,所处可能就于阿斯图利亚斯当地,也可能于相比之下更远的高山仰卧之地。我喜欢这个概念。我不想大家把新媒体艺术当做隔离的新产品另眼相待,即便它的魅力是真的璀璨辉煌熠熠发光。

0aanettae.jpg
Annabel Howland, Separated Flow (Between Mountains and Sea), 2008 and Lutz & Guggisberg, Population, 2007/2008
安娜宝 豪兰: 离行军 (穿山越海), 2008。腊资 加即宝: 人众, 20072008

0aazoizo.jpg
Lutz & Guggisberg, Population, 2007/2008
腊资 加即宝: 人众, 20072008

这句有名的词,“未成之路“, 来自于诗人安东尼奥马查多和共负盛名的卡米诺圣地亚哥,它呼吁源自最内心对文化盛养的长期追捧,或者更进一步的说,是更大胆,无畏的对狂野,未知,和挑战的追求。

“未成之路“ 向观众展示了LABoral对艺术和文化的贡献;这次展览的14位国际艺术家的作品中有一半都是在LABoral得艺术中心展出的。

这次展览突出了阿斯图里亚斯地貌和其他高山景致的雄伟。它透露着一种对于野生自然的孤立,映射,和千丝万缕的相似,它呼唤起一座还没有任何人染指过的“精神之城“。在此之上,这次展出使人们联想到18世纪晚期出现在东欧并遗传至今的伟大的浪漫情感。

0a0a0alalriewiu.jpg
Roberto Lorenzo, La Ruta

这浪漫的视角,对于“未成之路“来说,既是优点也是弱点。当所有的自然艺术展都企图对肆意旅游作观众点评或者干脆是民意调查,都是围绕环境或环境被肆意破坏的主题而展开,在这点上,这个展出超出了以上观点。

在方位媒体和生态戏剧主宰的时代,“未成之路“ 是崭新而不易的。人们是凭感觉不是理性认识到这如此之多的山地景观让人由衷赞叹到像极了阿卡蒂安的景观可以如此美丽如画。

所以这次被展出的作品是非常好的。这就是其中几例:

0°00 Navigation 记载了Simon Faithful经历颇丰,魅力非凡的随手之作,它一直是以英格兰东部为基本经络。跟着GPS导向,过程中他有时得翻墙,翻围栏,爬悬崖,游冰水才能完成真实独特的实地制作。

0aanangviitiao.jpg
Simon Faithfull, 0°00 Navigation, 2008

0aafaitrhuriijn.jpg
Simon Faithfull, 0°00 Navigation, 2008

Axel Antas 的“鸟的组织(Structure for Birds)“是在加泰罗尼亚比利牛斯山脉摄制的。这次深入景况的过程中,摄影师为鸟儿们制作了一个冲向天空的精细的构架。充满诗意的脆弱的构架,在这茫茫无边的大地中似乎就像是要随时被吞失了一般。

00astrucbiiriiddik.jpg
Axel Antas, Structure for Birds (Horizon), 2007

0aapayramiommo.jpg
Axel Antas, Structure for Birds (Pyramid), 2007

所有相片由“LABoral Centro de Arte y Creación Industrial “提供。

“未成之路 (步尘是为路也)是由施蒂芬博德掌列,他是伦敦电影制片机构主任,时任至2009年3月16日。

原文OriginalText

  • Facebook
  • TwitThis
  • Google
  • E-mail this story to a friend!
  • Print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