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asorryoutfogass.jpg

Mirko Zardini和Giovanna Borasi编著的《对不起,没油了:1973年石油危机下的建筑》,收录了Adam Bobbette、Daria Der Kaloustian、Pierre-Édouard Latouche、Caroline Maniaque、Harriet Russell等人的文章。(美国英国亚马逊)

发行人Edizioni Corraini加拿大建筑中心(Canadian Centre for Architecture)这样描述了此书:“2007年11月7日至2008年4月20日期间,位于蒙特利尔市的加拿大建筑中心将举办由CCA负责人Mirko Zardini及Giovanna Borasi策展的展览“1973:对不起,没油了”,审视了1973年的石油危机,作为当代社会里对能源与石油依赖性担忧的一个重要前提。事实上,1973年的资源紧缺激发了可再生能源的研究与发展、技术的改进以及社会性实验,而这些尝试此后对欧美的建筑乃至政治等领域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本次展览的图册由加拿大建筑中心和Edizioni Corraini合作出版。Massimo Pitis担任装帧设计。”

Harriet Russell图文并茂的故事也反映了当时的状况,以一个儿童的视角介绍了这本书。她那些趣味盎然的插图描绘了一幅幅讽刺和搞笑的场景,以此让节省能源的理念和对石油依赖的担忧等话题为儿童所熟悉。

0aalineupanticipl.jpg

1979年5月11日,洛杉矶的加油站前排队等待配给燃油的人们,图片 © KPA

要不是去年四月洛杉矶Postopolis blogathonFor your Art上可爱的人们将这本书作为礼物送给我,我差点就错过了这本绝顶好书。

《对不起,没油了》是2008年4月在蒙特利尔市加拿大建筑中心闭幕的同名展览的图册。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去CCA参观,因为看起来他们经常举办一些真正有创意展览

展览探究了1973年石油危机在建筑领域所引发的的创新。当时中东石油生产国一致宣石油禁运导致油价以几何级数上涨,进而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经济、政治动荡乃至社会动乱。

0asorrynogass.jpg

1973年7月1日,宾夕法尼亚州Perkasie镇的Leon Mill在他的飞利浦66号加油站外树立了一块喷漆牌,以告知顾客自己已经无油可售了(

早在30年以前,工业化的经济体就意识到他们可能过于依赖原油。研究者、发明家、工程师、激进组织和建筑师们以已有资源保护、再生和创造新能源为目标,进行了一系列的革新与实验。他们当时大部分的努力(当然除了富勒)与想法在早已是过眼烟云。

0aahollygoshotiu.jpg

在燃料危机时期弃用的加油站有时候被挪为他用。这座位于华盛顿州Potlatch的加油站,已经变成宗教集会场所。David Falconer于1974年4月。

这本书和此次的展览都想提醒我们一点:当下把“可持续”这个概念玩得火热的建筑师、设计师和其他“智者”们,可能更希望人们记住他们30年前就已开始的先驱工作。正如CCA负责人兼策展人Mirko Zardini所指出的那样,“通过对当今社会所追求的各类可持续生态方面先行者的审视,展览目的在于提升公众的意识,鼓励当代该领域内的研究。”

以“一个濒危的物种”开篇,故事配有可爱的插图,向儿童展示了我们对于石油这一可替换能源的依赖,以及家庭可以通过哪些小步骤来降低能耗。

0aneveroutofdessn.jpg

插图:Harriet Russell

之后是一篇Mirko Zardini撰写的短文以及专门介绍石油的章节,不仅讲到了历史上的禁运,还提到了当时人们发明的寓教游戏,有时甚至涉及了相当严肃的话题。我对70年代世界政坛领袖们发表的一系列演讲特别着迷。这些讲话远比今日政客们所发表的言论更富于勇气和诚意。我们的领导者们给人感觉,他们更希望谨慎地缓步前移,唯恐给我们造成任何不快。

书中其余部分被分成数个章节,分述不同的替代能源以及它们在建筑中的运用: 日光、土地、风能及整合体系。

0aafututohousj.jpg

尽管都出于重视节能和产能的目的,那时建造的房屋远没有现在的漂亮。这倒不是说那个年代就没有型。不管怎样,Matti Suuronen还是打造出了Futuro House。这是第一座塑料结构的房屋,可便捷地拆卸由直升机带到世界任何一个角落。虽然听起来十分迷人,这项工程最后还是搁浅了。部分的原因在于油价飙升,由此带动塑料成本增加了两倍。

时代呼唤新的朴素主义,呼唤更为理性和自主的审美观。其中有一些例子值得一提:

0adoversunhous.jpg

麻省理工新闻办公室,以及麻省理工博物馆(图:Wide World Photo)

Dover Sun House是第一座真正有人居住的太阳能房屋。这座精心设计的房屋,完全由太阳能供热,没有后备供热系统。它由三位女性共同制造:雕刻家Amelia Peabody担纲了建筑部分,麻省理工冶金系助教Maria Telkes博士设计了房屋的供热元件,而建筑师Eleanor Raymond制定了计划并监督了施工过程。

John Barnard的《生态房》(Ecology House)就是建筑师自问“如何让一座房子变得像一座公园”的产物。答案就是沉降式的房屋结构,在屋顶上覆盖25-40厘米厚的泥土。这样,自然光线就能通过中心的露天区域照进房间里来,如下图所示:

0aecologyyhouus.jpg

建筑师John E. Barnard Jr.的《生态房》,1973年马赛诸塞州Osterville。图为俯瞰配有太阳能面板的庭院一景

1976年,一个租地拥有者在其位于曼哈顿东11街上的合作社楼顶安上了太阳能收集器和风能装置,在楼宇的公共部分面积使用该能源。整个系统连接了Con Edison (一家垄断了该地区的能源供应的公司)网络。产生多少能量将取决于Con Edison公司的供应量。在前五个月里,该系统的产能达到了总需求的110%。

0asurleliftotioit.jpg

1976年前后,安装在纽约东11街519号楼顶的太阳能聚能板,图片© Jon Naar,1976/2007

书中的一些插图:

0ainside6oil.jpg

0aalaearthy8.jpg

0athisisamaxzing.jpg

更多展览照片请参见arttattlerdesignboom。主页上的图片来自《华盛顿邮报》。

相关阅读:Radical Nature – Art and Architecture for a Changing Planet 1969-2009The Golden Institute for Energy今日艺术中的生态策略(第一部分)

原文OriginalText

责编:sophywt

  • Facebook
  • TwitThis
  • Google
  • E-mail this story to a friend!
  • Print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