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媒体 -第一部分,隐晦展的未来

我不习惯写一些关于媒体艺术节的文章,但是跨媒体中最好的部分对于我来说是表演视频展示。我很想念节日的这部分节目,所以我就其中一些关键的部分写了这篇报道:

conversion_05.jpg

在这个艺术节中最耗时的表演恐怕是长达9个小时的“长时间对话” ,表演者是Sosolimited。 艺术和设计团体凭借他们的表演节目再创立已经被提名为TM奖项,这个节目是广播电视现场混音的一种新形式,最早是在美国2008年大选中使用的。他们将这个作品适用于实验性讨论 未来的长久对话中,这个节目是在一个大型的礼堂中开展的。在这9个小时中,21名艺术家,设计者,理论家,记者以及媒体干涉主义者相互之间传达讨论着乌托邦思想,和对于我们看待未来的方式有重大作用的科技。至少那是本来就要发生的事情。有时候活动进行的很顺利,有时候,讨论又变得有点崎岖。值得肯定的是,这个模式值得再次开拓,特别是当我周围的所有人都看起来貌似质疑这种会议形式的时候。

conversion_03.jpg

在the Haus der Kulturen der Welt的对面有一个单独的舞台,Sosolimited正忙于将这个谈话变成一个个的数据。

打字员正在转化演说家的话,并将文本流传送给一个由Sosolimited发明的分析软件。这种数据视觉化工具能够从广播中分离出视频,音频,以及它们中的文本,然后通过将荧幕上的人们的动作和讲话分类,将这些数据转变为一种神奇的叙述性文本。“长时间对话”中演说家说的的话被配上词汇数据库,根据话题,事态和语气分类。所有这些说话者的现时数据都通过不同的过滤器传送并且在打字员后面的屏幕中显示出来。

正如Sosolimited写的那样:参与者应该讨论一下未来,所以最好我们要与他们所使用的动词时态保持一致,看看是否他们一致。几乎没有人能够会用将来时,他们更喜欢用现在时,21个参与者中17个人最喜欢使用的词语是“我”。

4505349921_2341588aba_b.jpg

4505986538_e4b40e556a_b.jpg
(images courtesy of the artists)

闭幕式上借用了题目未来的神话,选自由J. G. Ballard创作的短篇小说。关注的是中国的媒体艺术。

来自FM3_Zhang的张荐和徐文恺带给我们一场适合沉思的视觉及听觉表演。张荐是电子音乐的开拓者,同时也是Buddha Machine的创始人之一,Buddha Machine是一个音乐循环播放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型的半导体收音机。aaajiao(徐文恺)是一个媒体艺术家和视觉资料展示者,他的作品和展示 在最近的几年里在世界的很多国家展出。同时,他也是we-need-money-not-art.com网站的强有力的推动者,we-need-money-not-art.com这个网站博客不仅将“我们要钱不要艺术”中的很多文章翻译成了中文,同时也覆盖了整个国家的一些大型媒体艺术活动。通过他对网站的工作,aaajiao正在扮演着主要的推动角色,将媒体艺术和自由文化的氛围带到了中国。

那天晚上的表演是由 Li Zhenhua(李振华)设计的,他是Laboratory Art Beijing的创建者,也是中国最有潜力最具天赋的策展人之一。尽管他天资聪颖,但是他深知他要在舞台上开拓自己的一片天很不容易。进入到Feng Mengbo。他带着他的定制游戏软件“Game over”来到舞台上:“长征”,见证了一个红军士兵浴血奋战的情景,挑战了中国近代史,近代文化以及如何受国外的影响(想象一下中国的长城遇见可口可乐是怎样的一副场景啊。)

0aonplacerouge.jpg

我正在为“跨媒体艺术节”的下一版想个庄严的宣誓,花不了多少时间来向我在酒吧里遇见的每个人谈论这些没用的东西,然后就会去更近距离地观看视频。因为今年的 电影和视频展太令人惊叹了。

这部分由Marcel Schwierin主持,在失落的乌托邦中回应了“当下的未来!”这个主题。这11部分列举了各种各样的次主题,比如媒体的角色,人类的身体在未来的样子,以及后社会主义时代。

我没有看完所有的电影,但是这里可以快速浏览一下:

Dear-Adviser_72dpi.jpg
Dear Adviser by Vincent Meessen, 2009

Vincent Meessen的“亲爱的建议者”这个部分是 媒体拟人化展览的一部分。这个电影围绕的是Chandigarh,这个城市由Le Corbusier在20世纪50年代设计,当时作为一个新兴的进步国家—印度的象征,当时印度已经从它的殖民地环境中解脱出来了。现在,Chandigarh代表的则是现代主义观念的失败性。The Capitol是一个内部城市,有着政府的建筑和Meessen电影的焦点,但是仍然保留着阴沉的风格,由于安全隐患的存在很容易引起公众的注意,因为在这个地区,存在着很多种族的和宗教的问题。

Schweigende Stern, Der_PROGRESS_Foto Waltraut Pathenheimer (4).jpg
Kurt Maetzig, Der Schweigende Stern (First Spaceship on Venus), 1959

第一部科幻电影起源于GDR–Der Schweigende Stern (First Spaceship on Venus,很好的适应了“未来”的主题。这个电影在周日的时候在一个大剧场中展示了。

这部1960年的电影根据Stanisław Lem的小说The Astronaut,他是一个波澜的作家,在他的作品中,提出了一个关于未来的观念,与科技,社会以及心理结合在一起。在“完全视觉”中的拍照(在东德,“完全视觉”是一个大的屏幕,相当于美国的Cinemascope),这个电影讲的是是地狱般的处境,因此展示了对未来的一种消极的警示。

001-for-coma.jpg
Reynold Reynolds, Secret Machine 2009

秘密的机器,由Reynold Reynolds创作,是未来身体 的一部分,里面结合了很多科技,并且借用一个人体模型。这个电影的参与者是自我矛盾的,研究人体,测量身体各部分的反映,之后将她比作时空的组合。这个场景的灵感来自Muybridge对人体和动物的运动的研究。

S42_Transit.jpg
Taysir Batnji, Transit, 2004

Rasha Salti设计的Guest(客人), Agit-Prop, 朋克和诗人: 电影,视频和阿拉伯世界的激进主义之间的数字媒体 展示了数字媒体在政治危机和暴力运动中是如何挑战主流媒体的。这个节目伴随着Arabshorts.net的展示,Arabshorts.net是一个展示电影节目的网络平台,由来自中东和北非的9个不同国家的设计者主持。

Straight Stories2_0.jpg
Bouchra Khalili, Straight Stories, Part 1, 2006

平白的故事,由Bouchra Khalil创作,是一个关于在模棱两可的前沿地带徘徊的作品。在这个地带中,现实环境和想象环境是一样的。在Straight Stories的第一部分中,在西班牙和摩洛哥边境两侧的年轻人想象着在另一侧的生活。景象看起来是一样的,但是第一世界和第三世界之间的迁移被法律的,社会的,文化的和政治上的复杂性阻挡了。

Palestine Note会对“跨媒体”展览中Rasha Salti做的展示进行报道。

syndication_permalink

  • Facebook
  • TwitThis
  • Google
  • E-mail this story to a friend!
  • Print this article!
  1. 新年红包
    瑞丰国际
    加多宝
    V5娱乐城
    金世威国际
    易发
    MACAU银河国际
    水晶宫
    领取QQ 3447473623